1970-01-01 08:00:00,您是第6814980位访客!

微信

微博

厦外邮箱

校长信箱

OA登录

搜索
德育工作
news
您的位置:

1970-01-01 08:00:00,您是第6814980位访客!

微信

微博

厦外邮箱

校长信箱

OA登录

搜索
青年社会学视角下网红对青年的负面影响及对策研究

分类:德育工作 发布日期:2020-10-03 发布人:办公室

青年社会学视角下网红对青年的负面影响及对策研究

龚燕,胡冰,武翠

(江苏省太仓中等专业学校,太仓,215400)

摘要:当前网络红人备受青年的关注和追捧。网红的出现对青年社会交往、闲暇生活、价值观以及社会参与带来了负面影响。为青年在高尚、洁净的网络环境下健康成长,应规避网红对青年社交的负面效应,挖掘青年现实社交能力;培养青年网络自律意识,提升青年闲暇生活品质;加强青年科学价值观教育,营造真善美网络环境;重视青年网络文化教育,规范青年社会参与行为。

关键词:青年;网红;青年社会学;社会交往;闲暇生活;价值观;社会参与;负面影响;对策

中图分类号:G45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

一、网红、青年与青年社会学

网红即网络红,特指那些凭借网络平台被大众关注而迅速蹿红的人。当前我国网民规模达到7.72亿,10-29岁的青少年网民人数占整体网民人数的49.6%。[1]据统计,截至2018年5月,中国网红粉丝总人数达到5.88亿人,同比增长25%。网红粉丝中,53.9%的年龄集中在25岁以下。[2]同时,根据人民网发布网红现象专题报告:21-25岁的年轻人最关注网红,占全部关注者的47.3%;25岁以下关注网红的比例高达87.2%。[3]可见,青年网民数量庞大且广泛关注网红。青年,他们在社会现代化建设中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关怀、正确地认识青年,是我们党和国家历年重视的工作。青年作为网红的主要关注者和支持者容易受到网红的影响,然而综观近几年与网红相关的研究著述,多数学者对网红现象评价不高,持忧虑态度。[4]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表明,基于对“网红”的价值判断,56.1%的人认为“网红”对尚在成长中的青少年群体会造成负面影响。[5]青年社会学作为研究、分析青年群体的重要工具,为研究青年问题提供了独特的研究视角,它以青年与社会的关系作为研究对象,研究社会的客观条件及规律对青年的作用。[6][7]在网红如火如荼发展的大背景下,对青年因势利导,转变网红对青年的负面影响,让青年在高尚、洁净的网络环境下健康成长是当前至关重要的现实问题。本文以青年社会学的视角,从青年社会交往、青年闲暇生活、青年价值观、青年社会参与四个方面研究网红对青年的负面影响。

二、网红对青年产生的负面影响

(一)网红弱化青年社会交往

青年社会交往是指青年在生产、工作、学习和生活等活动中,通过语言、文字、行为及其他手段而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相互影响的过程。[8]青年的社会交往是青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是青年获得知识、承担社会义务,促进青年成长和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法国杰出的启蒙思想家和教育家卢梭在其名著《爱弥儿》中指出,青年社会交往有助于青年的社会化;能够满足青年寻找合适伴侣的需要;促进青年良好审美力的培养。然而当前网红窄化青年的人际交往,弱化青年的人际关系。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网红加剧了青年网络社交的依赖程度。复旦大学传播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发起一项调查,结果显示,“90后”是最爱在网络中消磨闲暇时间的群体。[9]据调查,作为青年群体的大学生每天花费在网络社交的时间为1到3个小时,且比例高达59.4%。[10]依赖网络社交的青年,容易忽视现实情境中的人际交往,降低现实情境下社会交往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第二,网红弱化青年现实社会交往的能力。青年的社会交往需要青年承担相应的时间成本、经济成本和心理成本。网红加剧了青年网络社交的依赖程度,使青年将大量的时间、金钱投入其中,进而透支了线下社会交往应承担的成本,弱化了青年线下人际沟通的功能;同时,青年长时间沉溺于网红,面对人机式交往的环境,容易萎缩和退化现实生活中面对面沟通、交流沟通的能力。

(二)网红侵蚀青年闲暇生活

青年闲暇生活是指青年在劳动、家务、必要工作时间以外的娱乐和发展自身的活动。青年闲暇时间丰富,据统计,我国每年的假期达到一百一十天以上,占全年时间的三分之一。青年闲暇生活过得好与不好,对青年的成长有严重的影响。然而,网红侵蚀青年闲暇生活。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青年沉溺于网红,闲暇生活内容贫乏。当前没有内涵的网红为什么受到青年的关注和追捧?大部分的研究结果将其归因于媒体的宣传、孵化机构的策划,但从另外一个方面也反映出青年闲暇生活内容的贫乏。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曾对青年消闲方式进行调查,结果显示,青年人在闲暇时间“无事可干”的人数达到20.1%,1/5的青年闲暇生活贫乏。[11]二是网红促使青年闲暇方式趋向娱乐化。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调查显示,2017年网络娱乐类应用用户规模均保持了高速增长,游戏直播用户规模增速达53.1%,真人秀直播用户规模增速达51.9%。[12]2018年74.1%的网民使用短视频应用,以满足碎片化的娱乐需求。[13]可见青年对网络娱乐依赖程度高。

(三)网红冲击青年价值观

青年价值观是青年对人生价值的看法、对生活意义的理解和评价。[14]青年价值观不仅关系到青年的成长和发展,更直接关系到国家未来价值取向。网红现象对青年价值观的培育和塑造起到了一定的正向作用,同时也给培育和践行青年正确价值观带来了负面影响。网红冲击青年正确价值观的形塑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青年职业价值观的畸形转变。据新华网的职业意愿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是主播和网红。网红轻而易举的成功模式严重影响了青年的就业观,违背了个人通过努力和艰苦奋斗获得成功的自然规律,颠覆了青年所具有的职业观标准。容易给思想不成熟的青年树立一种不良范式,将成名、金钱视为成功、成名的标准。第二,网红扭曲了青年的审美观。根据互联网的流行语,“网红脸”、“蛇精脸”、“A4腰”这些新名词不断地充斥在网络平台上,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某种时尚和审美流行取向。“网红脸”、“蛇精脸”、“A4腰”的审美标签,向青年提供了一个“审美”的标准,这种审美取向强调、夸大外在的美,忽略天然、原生态的内在美,冲击了社会主义对真、善、美主流价值观的追求;除此之外,大量的调查也表明,网红对青年的金钱观、成才观、责任观等方面产生了消极的影响。[15]

(四)网红阻滞青年社会参与

青年社会参与是指青年以个人或组织的形式对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一切社会事务的行为投入。[16]青年社会参与不仅推动了国家、社会的建设和发展,而且满足了个人的成长和发展。国家在《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中对青年社会参与的作用给予了高度评价,指出:“青年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青年兴则民族兴,青年强则国家强”,并将青年的发展定位为国家基础性和战略性工程。[17]对青年来说,社会参与是他们需要履行的一项义务,同时也是他们实现发展的途径。然而当前网红在一定程度上限制青年社会参与的践行。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网红降低了青年社会参与的意识。青年通过社会参与了解国内外的大事,关注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进而强化自己的责任、担当意识,这是他们作为公民的一项义务。然而网红的盛行,尤其是泛娱乐化网红内容的突起,转移了青年参与社会活动的注意力,使青年形成了消极的社会参与意识。半月谈的调查显示,歌舞搞怪类和生活剧情类的网红节目最受关注。[18]泛娱乐化的网红内容吸引了青年的注意力,占据了青年大量的时间,降低了社会参与的热情。另一方面,网红助长了青年非理性参与社会活动的问题。青年尚处于价值观塑造、形成的关键期,他们在面对社会问题时还没有形成成熟、独立的思考方式和评价标准,容易被不良的网络信息所牵制,容易受部分缺乏责任感、言论不负责任,传递负能量的网红影响,他们控制着青年的话语权,激发青年非理性社会参与的问题。

三、克服网红对青年产生负面影响的对策

(一)规避网红对青年社交的负面效应,挖掘青年现实社交能力

为规避网红加剧青年网络社交依赖程度,降低青年现实社会交往能力的负面效应,激发、挖掘青年现实社会交往的能力势在必行。首先,强化青年现实社会交往的意识,重视现实社会交往在促进青年成长、成熟中发挥的巨大作用。使青年明确认识到网络社交不能等同于现实的社交,现实社交也是人际交往的重要平台,青年应走出虚拟的网络社交,面对现实生活,调动参与社会交往的主动性、积极性和自觉性。其次,青年应回归真实的社会交往之中,网络社交不能代替现实社交,青年应融入社会,参加现实社会交往,在现实生活中与家人、同学、朋友、同事等交流和沟通,通过真实的相处,获得应有的人际关系的满足感;在现实社会交往中锤炼思想,培养判断力、学会尊重、关爱他人,与他人建立和谐的关系。

(二)培养青年网络自律意识,提升青年闲暇生活品质

为避免青年沉溺于网红,提升青年闲暇生活的品质,需要重视两点:一方面,培养青年网络自律意识,加强对闲暇价值的认识。青年应该明确认识网红影响的双重性质,它既可以让人愉悦、放松心情,同时也可能占据太多的闲暇时间而影响他们的成长发展。因此,青年应合理关注网红,辨证、理性地看待网红内容的娱乐性,培养自律意识,清楚地认识到关注网红是一种休闲娱乐的方式,不应该投入过多的时间和精力,更不应该沉溺于其中而不可自拔。同时,在闲暇时间不断增加的今天,青年应该充分认识闲暇时间的价值,能够自由、个性化的安排闲暇生活。另一方面,青年丰富充实闲暇方式,提升青年闲暇生活品质。青年应积极发展网络生活以外的兴趣爱好,在闲暇生活中形成志趣高雅的生活方式,把娱乐与受教育结合起来;培养阅读经典书籍的习惯,陶冶身心,提升精神生活的层次和品味。通过丰富多样的闲暇活动,获得更多的知识和技能,发展自己的个性,展现自我,提高自身素养,进而提升闲暇生活的品质。

(三)加强青年科学价值观教育,营造真善美网络环境

青年应积极弘扬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是青年在网络时代追逐个性和自由的同时所必须坚守的原则和底线。[19]鉴于网红冲击青年价值观的问题,应该加强青年科学价值观教育,营造真善美网络环境。首先,引导青年树立正确的就业观,利用微博、抖音、斗鱼等网红宣传的平台,在网络中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导青年塑造勤劳、务实的工作、学习作风。使青年能够用理性、平常的心态面对网红一夜暴富的现象。其次,引导青年树立正确的网红观,形成正确的审美观。增强青年辨别庸俗的网红价值观,就网红提出观点或者话题,和青年共同交流、沟通,了解青年的思想状态,引导青年辨别影响较差的网红,自觉抵制不文雅的网络行为,塑造有内涵、正能量的网红审美观,在网红的环境背景下,追求真善美的和谐统一。

(四)重视青年网络文化教育,规范青年社会参与行为

青年社会参与不仅有助于青年的成长,还能促进社会的进步和发展。针对网红阻滞青年社会参与的问题,应重视青年网络文化教育,规范青年社会参与行为。首先,激发青年的社会参与热情。借助积极社会参与的网红,宣传和鼓励青年投入社会参与,激发青年社会参与的意愿。同时,健全青年社会参与的渠道和机制,充分赋予青年在网络中言论表达自由的权利,不断开辟、扩大青年社会参与的渠道和途径。抓住互联网提供交流、沟通的便捷通道,提高社会参与意识,承担作为公民的责任和义务。其次,提高青年社会参与的能力,指导、培训青年社会参与,提高青年社会参与的水平。让青年正确规避网红传达的低俗、不健康信息的错误引导,规范青年社会参与行为。引导青年提高媒介素养,培养他们的批判意识,增强信息辨别、筛选的能力。尤其面对网红传播的信息,应学会理性、全面、辨证地对待信息,切勿盲目相信。

除此之外,网红也应提升自身的文化素养,提升个人伦理责任意识。积极承担净化网络环境,自觉抵制低俗、色情等垃圾信息传播,主动承担传递社会正能量的责任;国家和政府则应为青年创造融入社会交往、参与闲暇生活、践行社会价值观、锻炼社会参与的良好环境。加强对青年的思想文化教育,重视网络舆论引导的作用,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同时加强对网红市场的监管和审查,抵制低俗、负能量的网络红人,剔除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社会公德的网红内容。

The Negative Impact and Countermeasures of Internet celebrities on Youth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Youth Sociology and

Gong Yan,HuBing,WuCui

Abstract: Nowadays, young people pay much attention to and pursue Internet celebrities. The emergence of Internet celebrities has brought about negative impacts on youth's social interaction, leisure life, values and social participation. For the healthy growth of young people in a noble and clean network environment, we should avoid the negative effect of Internet celebrities on youth's social intercourse and tap the youth's real social intercourse ability; cultivate youth's network self-discipline consciousness, improve youth's quality of leisure life; strengthen youth's education of scientific values, create a true, good and beautiful network environment; attach importance to youth's network culture education, and standardize youth's social participation behavior.

Keywords: youth; Internet celebrities; youth sociology; social interaction; leisure life; values; social participation; negative impact; Countermeasures

参考文献:

[1]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http://www.cac.gov.cn/2018-01/31/c_1122346138.Html.

[2]艾瑞报告:《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http://report.iresearch.cn/report/201806/3231.shtml.

[3]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人民网发布网红现象专题报告看草根是如何从颜值派走向个性派[EB/OL].http://blog.sina.com. cn/s/blog_af293f270102whdl.html,2016-04-25.

[4]田佩静.评析“95后”大学生“网络红人”现象[J]当代青年研究,2016(7):12-16.

[5]杨非,张敏.危机与契机:网红现象背后的青年价值观分析[J]当代青年研究,2017(9):36-41.

[6]宣兆凯.社会化与青年社会学研究[J].青年研究,1983(8):24—28.

[7]沈杰.青年社会学的基本理论视角[J].北京青年研究,2014(5):5-12.

[8]李印,郑银平.现代青年社会学[M].辽宁:东北工学院出版社,1992:93.

[9]杨亚星.“95后”大学生网络社交与现实社交差异探析据[J].高校辅导员,2015(8):29-33.

[10]杨咏,冯锐,李亚娇.大学生网络社交现状与学习方式的变化探索[J].远程教育杂志,65-71.

[11]黄志坚.年轻人如何打发闲暇时光——中国当代青年消闲方式的调查分析[J].1994(4):2-5.

[12]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R].2018(3).

[13]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R].2018(8).

[14]吴振东.上亿青年狂刷短视频,究竟刷什么[J].半月谈,2018(8):25-28.

[15]孙震,张瑛.网红越来越多,但大部分认为他们没节操[EB/OL].http://www.xinhuanet.com/local/2016-01/29/c_128682423.htm,2016-01-29.

[16]陈佳丽,何云峰,白中英.网红对大学生价值形塑的负面效应研究[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7(7):55-58.

[17]刘芳.青年自组织社会参与:认同、社会表征与符号再生产—以“南京义工联”为例[J].中国青年研究,2012(8).65-68.

[18]中共中央国务院 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N].中国青年报,2017-04-14(01-02)

[19]崔华泰.网络时代青年思想政治教育创新研究[J].中国青年社会科学,2017(5):33-39.



作者简介:

龚 燕(1990—),女,汉,江苏宝应人,硕士学位,助教,太仓中等专业技术学校教师。

胡 冰(1990—),女,汉,河南信阳人,硕士学位,助教,江苏省无锡交通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教师。

武翠(1989—),女,江苏扬州人,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生,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助教;主要研究方向:技术与产业创新。

友情链接
教育部门

外国语理事校

附校分校

厦门中小学

国外姐妹校

校本部/初中部:厦门市思明区湖滨北路88号 联系电话:0592-xxxxxxxx
高中部/海外部:厦门市海沧区嵩屿路89号 联系电话:0592-xxxxxxx
Copyright© 2017 厦门外国语学校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0203015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厦外微信订阅号

厦外微信服务号